华一世纪logo

单海洋分享:我对商学教育的理解

发布时间:2020-09-10编辑:华一世纪

单海洋分享:我对商学教育的理解

  人之初,本无知;幼到老,拜师恩。

  学字句,学道理;知天下,明礼仪。

  吾长大,师已老;教师节,念师好。

  从古至今,老师一直是我们人生成长道路上不可或缺的指路明灯。

  作为一家从事商学教育服务的机构,华一已经陪伴中小企业走过10年。

  关于如何做好商学教育,如何做一个好商学老师,我也想在这一天和大家聊聊这些年从事商学教育的心得!
 

1、当我们在谈论商学教育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商学教育曾有过一阵争论,有人追问大学管理学教授到底能贡献什么价值。管理学教授似乎教不了怎么赚钱,也给不了真正的商业解决方案,那他到底能贡献什么? 在中国,这样的理解不只存在于商学教育,还有哲学、考古、宗教学等等一些人文学科教育。

教育的定义是:借着教导或培训的方式使个人得到发展的过程。

  教育并非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长久的过程,是一个用生命影响生命的过程。回顾过去,人类其实经历了一段非常振奋人心的发展进程,从亚里士多德坚持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到哥白尼提出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到牛顿提出自然法则,再后来是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我们迈出的每一步都在让我们更加了解这个世界。

1、当我们在谈论商学教育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2、我的商学教育故事

  我出生在江苏省东海县的一个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他们都是真正的农耕农民,大部分的生活都围绕着一块面积不大且贫瘠的土地展开。所以我的母亲一直期望我能成为一个教师,因为在农村,教师这个职业意味着你不需要到田地中辛苦劳作,而且能够得到别人的尊重。

  在我记忆中,虽然我们家家境不好,但母亲只要有点余钱都会为我购买书籍,所以我从四五岁起,就开始阅读了,有时候会跟着大孩子一起玩,混熟了借他们的书来看,后来上了大学,开始拼命地读书,几乎以每天一本书的速度在往前走。整个大学,我看完了上千本书。

2、我的商学教育故事

  在拿到汉语言文学以及工商管理的双学位之后,我来到深圳开始扎根商学教育,用追根溯源的方式,我研究了中外管理学大师的管理理念,也系统学习了哈佛商学课程,在自己切身实践商学教育的这条路后,我发现商学教育最难最核心的,也是最难传授的,大多就是软性技能,比如,人性管理、商业伦理、领导力、沟通、历史感、使命和责任心、远见和洞察力等。

  这些经历让我对“商学教育“有了全新的看法,相对于那些实证主义与逻辑主义的分析,商学教育更高一层的认知是探索企业管理与人性、与自我、与世界的联系。管理终究是企业之于人的管理,也是建立在人性之上的管理。

 

3、我认为的商学好老师

“我们教书,并不是像注水入瓶一样,注满了就算完事。最重要是引起学生读书的兴味。”

  从2000年开始至今,我做企业教育已经20多年了,在这其间,我也一直在思考,能够给企业家带来真正价值的教育是什么。直到2010年,我创立了华一,那时候中国企业股权激励领域还是一片荒芜,市场上中国企业家普遍对股权激励抱有戒心、疑心,我一头扎进课程研发中,从股权激励的理念及技术、激励时机、激励额度、激励对象、激励机制等多个角度系统地阐述了不同企业在多种发展时期布局股权激励的理论方法与整体落地方案。

3、我认为的商学好老师

中国经济要走到未来,一定要更加勇敢地去拥抱全球化,而我们的商学教育,不是这些路的围栏,而应该是学员手里开路的铲子。

在5G时代的到来下,也因此我认为好的商学老师有五个方面:

  首先,一个好老师应该像个医生。无论是处在什么阶段的企业,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帮助他们找准问题是我们首先要做到的。

  其次,一个好老师应该有落地性,走到企业家身边,和他们一起去解决问题。

  第三,好的商学老师应当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很多老师可能只会关注企业当下遇到的问题,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老师能够教会企业家思考的方式,让他们有能力面对未来。总之,我依然认为,教学一定是基于智慧的,教学不是记住知识,而是将知识融入到企业家的智慧中,内化为企业家追求生活、事业的一部分。

  第四,一个好老师应该培养企业家的梦想。老师应该培养企业家勇于追求梦想的精神,面对困难不放弃,给予他们坚持的勇气和能力。

  第五,一个好老师也应当是一个商学教育专家,这也是华一世纪做商学教育的起点,这个起点为改变中国民营企业的生存创造可能。

  以上五点是我对好老师的总结,也是我对华一世纪老师们的要求。

分享到:

相关文章